“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”于6月15日在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,因不愿意使用人臉識別,浙江某大學副教授郭兵以侵犯隱私權將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告上法庭,案件下午1時左右庭審結束,將擇期宣判。

因系統升級,強制消費者入園指紋改刷臉


據卓源科技了解到,2019年4月27日,浙江某大學副教授郭兵購買了一張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年卡,費用是1360元,有效期為一年,持卡人可在有效期內持卡及指紋驗證后不限次數入園游覽。


但當年10月17日,郭兵收到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一條短信通知:“尊敬的年卡用戶,系統升級為人臉識別入園,原指紋識別已取消,即日起,未注冊人臉識別用戶將無法正常入園?!毕⒔浐藢崬檎婧?,郭兵表示不同意進行人臉識別并要求退卡,雙方協商未果。

郭兵認為,園方并未事先征求其意見,也不愿意接受人臉識別,認為人臉信息屬于個人隱私,于是要求退卡??蓻]想到,園方表示如果不注冊人臉識別,那么不僅無法入園也無法辦理退卡手續。


協商未果后,郭兵最終選擇了提起訴訟。2019年11月3日,杭州市富陽區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。


許多人對“刷臉”持觀望態度,拒絕的權利不應被剝奪


卓源科技認為,人臉識別與指紋識別雖說都是屬于生物識別,但是對于很多人而言,指紋和人臉還是存在很大區別的,畢竟人臉是人類最顯著的區別特征。因此,對于人臉識別技術應用,許多人都會抱有抗拒或者懷疑的態度,這部分人拒絕的權利不應該被剝奪。

對于“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”,我們應當舉一反三,深刻思考人臉識別等生物識別技術普及應用所帶來的各種影響,特別是對個人隱私安全與個人信息保護存在的威脅。卓源科技認為,如果商業機構都如此這般強勢,或者出現違法收集、利用人臉識別數據的情況,公眾的安全與信任將蕩然無存。


人臉識別技術是否被濫用?誰能收集、使用?


目前,人臉識別應用場景遍布日常生活,機場安檢、刷臉支付、不少學校也采用人臉門禁。去年,北京地鐵內部小范圍測試面部識別技術也引起了不小爭議。


郭兵的“動物園刷臉案”將這一問題置于公共討論:人臉識別技術是否存在濫用?誰能收集、使用我們的生物信息?

全國政協委員、重慶靜昇律師事務所主任彭靜分析,在實踐中,可以使用個人信息的主體主要分為三種,首先是公安機關等基于刑事偵查、犯罪打擊等進行的個人信息收集及使用;其次是政府部門基于特定公共利益,比如此次疫情防控,防控部門收集個人信息并用于疫情防控;最后是金融、教育等服務,在符合個人信息保護的前提下取得同意后可以使用個人信息。


對于近年來出現過一些學校、宿舍、圖書館等場所安裝人臉識別門禁,并在教室安裝人臉識別系統用于日??记诤驼n堂紀律管理?!拔艺J為上述行為構成對學生個人生物識別信息的濫用?!迸盱o說。







2020年06月17日

【干貨分享】10大物聯網應用的基礎安全提示
【物聯網】有意思!日本預測2040年人類可和貓狗對話

上一篇

下一篇

【物聯網】對強制刷臉說不!“人臉識別第一案”開庭

江西十一选五1000期走势图